1976年9月悼念毛泽东纪实(下)

22 2020-04

来源:未知
1976年9月悼念毛泽东纪实(下) 来源:《党史博览》2014年第1期  作者:莽东鸿  点击次数:3923 ■北京的吊唁和瞻仰活动■        从9月11日至17日,包括全国和首都各界代表以及各驻华使节、来华外宾在内,总共30多万人前往吊唁,瞻仰毛泽东遗容。
     新华社记者报道,吊唁人群“从毛主席遗体两侧缓缓走过,瞻仰最敬爱的领袖的遗容时,都抑制不住心头的极大悲哀,失声痛哭,许多人高喊着:‘毛主席呀毛主席,我们永远怀念您。’”最后一天,“恸哭之声整日不绝。人们在毛主席的遗体前,一步一呼‘毛主席呀毛主席’,泪水沾满衣襟,久久不忍离去”。
      第一天,主要是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委员、候补中央委员,中直机关、中央国家机关的部长、副部长,解放军的高级将领吊唁。华国锋等人吊唁后,即站立在毛泽东遗体旁守灵。
     吊唁组的傅学正看到了许世友,“他面目严肃,穿一身褪了色的军装,足登一双白线编织的有眼儿的便鞋,鞋的前尖上系着一撮紫色的缨子。他东瞅瞅,西看看,好像在观察人们的动静。在休息室里,他拍拍腰中的手枪对工作人员说:今天谁捣乱,我就对他不客气”。
      第二天,毛岸青带着妻子邵华、儿子毛新宇来了。
      1965年底就被打倒的罗瑞卿是第三天来的,坐着轮椅,痛哭不止,非要站起来鞠躬。傅学正和罗宇架着他站起来,他“连续向毛主席鞠躬五六次之多”。
       参加守灵的浩然记述:“我跟几位守灵者站列一排,被这千万人同一的悲哀所震撼,也都陪着流泪。”“在哭泣的人流中,我认出了大寨的郭凤莲。她被人架着,哭着不肯离开,几乎被人抬出灵堂。我还看到了毛主席的两个女儿李敏和李讷。她们倒能够掌握住自己,眼泪枯竭,神情呆滞。她们默默地站到灵床边,深深地鞠躬过后,就默默地凝视她们的父亲,片刻过后,又默默地离去了。”
      14日下午参加吊唁的叶圣陶记述,他“走近毛主席遗体,怅惘之甚,未能伫立瞻仰。记于一九四九年三月间初次见到,今日为最后一见矣”。
      16日下午5时30分,中央政治局成员再一次集体吊唁,并在毛泽东遗体旁守灵,直至6时整,吊唁活动结束。
      郭沫若抱病瞻仰了毛泽东遗容,又勉力参加了守灵。
     伍修权在瞻仰毛泽东遗容并向其遗体告别时,他看到许多年过花甲甚至古稀的老同志,都孩子似的痛哭起来:“几十年来,不论什么危难情况和险恶环境,只要得到毛主席的指示甚至仅仅想到他,我们就有了战胜一切的力量和勇气,有他在,我们就有胜利,就有希望,就有光明。现在一下失去了他,我们真像忽然都成了‘孤儿’……”
      高智在毛泽东的遗体前站了许久,他的眼泪不断地往下流:“难以压抑住自己的悲痛,有千言万语要向他老人家说,主席,您安息吧!我永远会记着您。”
     1968年曾被打倒的傅崇碧回忆:“我们只被允许列队看看,给毛主席守灵都不让我们去。许世友司令对‘四人帮’非常恼火,责问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跟随毛主席的老同志去给主席守灵。”
     青年女工于向真边走边流泪,走出大会堂后号啕大哭,同事们纷纷劝解。其实,她是想起了三个月前,在新华社工作的父母出差越南前的嘱托:“据可靠消息,毛主席健康已经非常脆弱,万一他老人家离去,国内局势有可能失控。……爸爸妈妈把他们设想好的两套特别方案秘授给我,以便万一发生严重动乱或打起内战,我好按此计划先救助家中老辈人,再带着妹妹逃难避祸。”
■规模空前的追悼大会■      “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追悼大会”主会场设在天安门广场。
在线客服
热线电话

扫一扫加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