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9年,林彪重上井冈山

29 2020-07

来源:军旅警营
我是1965年入伍的。新兵训练结束后,被分配到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卫生队。1967 年4月被分配到8341部队二大队六中队。六中队是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、国防部长林彪的警卫部队。次年9月,我被任命为六中队分队队长,成为林彪的“随卫”警卫员。林彪出行时,其前卫车和后卫车(林的车在中间)都由我管理,并同时跟随警卫。1969年春,我参与了国防部长办公室(简称“林办”)机关工作。
1969年9月上旬,我们突然接到通知,说首长最近要外出,让我们做好准备。中旬的“一天上午, 林彪、叶群、吴法宪(空军司令员)和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等共100多人,分乘两架飞机,从北京起飞,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,降落在了江西的樟树机场。大队人马走下飞机,乘汽车桂直奔向当地的下塌处。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也随后赶到。
这天晚上, 林彪、叶群与黄永胜、吴法宪,前来迎接的江西党政军“一把手”程世清,以及全体随行人员等共进晚餐,其政治主题是忆苦思甜, 吃红军当年吃的传统饭,即红米饭、南瓜汤。

长征时期的林彪
此次外出前, 叶群已安排先行人员从北京乘飞机到江西打前站, 除了安排林彪到江西的食宿外,还试航了林彪的专机“子爵” 号.并在樟树机场改乘双引擎“安一24”型小客机,检查了直飞井冈山以北吉安机场的飞行线路。程世清也亲自坐镇把吉安城主要街道墙壁上的大字报洗刷一空,还按林彪的生活习惯准备好了住房。
另外,程世清还让人从省里选了最好的5辆汽车。吴法宪也派出一架“安一12”飞机,把林彪和叶群乘坐的豪华轿车也运到了樟树机场。

红军时期的林彪
可是林彪抵达江西的当晚,先行人员却接到通知,说林彪要在樟树住宿,因为林彪突然改变计划,事前准备十分仓促。所以,当天晚上,“林办”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我们这些警卫人员,人人严阵以待,坚持岗位一夜未合眼。
夜宿井冈山
第二天早餐后, 我们即随林彪从樟树乘飞机赴吉安,然后乘汽车赶往井冈山。
林彪、叶群乘坐的是美国“卡迪莱克”牌高级防弹车。数十辆不同类型的汽车,在绵延起伏的山区公路上飞驰,使沿路在田间干活的农民感到特别意外。外,十分稀奇。公路两旁戒备森严,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。车队经过泰和、桥头镇时,观看的群众更多了,有好奇的农民还停下手中的活,不顾战士和公安人员的阻拦向公路靠近。车队进入井冈山境内后,在一个山巅之上,林彪的车突然停下。

1936年,29岁的林彪(前排右一)与参加井冈山斗争的干部合影
他走下车,指着鬼斧神工的悬崖峭壁,对随身警卫的人员说:“创立井冈山根据地几十年了,没有这块立足之地,就没有今天。当年红军在这些天险要塞上面,修筑了哨卡、工事。蒋介石倾巢出动,坐镇南昌,亲自指挥重兵,层层包围了 井冈山。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天时地利条件好,就很难保住这块弹丸之地。有了它,才保住了红军,最后打下了整个江山。应该说,井冈山是中国革命和人民解放军的发祥之地。”
 

1936年6月,被任命为中国抗日红军大学校长时期的林彪(时年29岁)
平时少言寡语的林彪,这天特别激动,心情也特别好,一口气对下属说这么多话,真可谓破了天荒。“首长,井冈山很大吧?”不知谁插问了一句。林彪说:“大得很,哪方圆四五百里。当地人不叫它井冈山,叫大、小五井,因为四周山上有五口水井,现在不知还在不在?”
江西省给林彪在井冈山安排的下榻处是茨坪。可是,林彪一.下车,环顾一-周后, 下达了不住别墅,要住离街不远的 井冈山宾馆的指示。这一下可忙坏了接待人员,也吓坏了我们这些随卫人员。
于是,接待人员和警卫人员立即紧急行动。经过一阵突击,三层大楼全部腾了出来,林彪住宽敞的一楼会议室, 叶群和有关人员分别住一楼和二层。

1937年春,毛泽东与抗大部分学员合影。前排右四为林彪(时年30岁)
黄洋界上即兴赋诗
第三天,林彪继续在井冈山视察。这天,在山区行走时,林彪奋力登上一块巨型岩石,使我们这些警卫人员十分惊讶。平时,他走几十步路,都要气喘吁吁,而这天却精神抖擞。他举目远眺,数百里起伏的群山尽收眼底。此时山下白云翻滚,真像波浪滔天的大海。
这儿就是闻名全国的黄洋界,毛泽东主席“黄洋界上炮声隆”的诗句,就是指的这儿。这儿确确实实是军事家用兵之要地,大有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险势。
林彪信步向西慢行,突然在一棵大树前站住。这是一棵参天大树,树叶特别茂盛。林彪用手指指树干,无限深情地说:“我认识它,这棵树起码有上百年树龄了。想当年,毛主席领着红军战士:挑粮上山,常常在这棵树下歇脚,这棵树也算是革命功臣了。”林彪几乎流出了眼泪,流露出了抚今追昔的情怀。随后,他又走上一处制高点,指着一栋木制结构的小阁楼说:“当年红军在这儿设了一嘹望哨。
你们看,小楼附近还残留下了一处工事的废墟。”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资料记载,1928年8月, 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,就是在这里打的。200 多名红军战士,英勇顽强,奋不顾身地同四个团的敌人搏斗,最后打退敌人的进攻。说完,林彪沉默不语,徜徉良久,仿佛在追忆着往日井冈山的烽火硝烟。随后,他诗兴大发,即兴抒发他重到黄洋界的感慨,诗中写道:
西江月
重上井冈山繁茂三湾竹树,苍茫五哨云烟,井冈搏斗忆当年,唤起人间巨变。红日光弥宇宙,战旗涌作重洋,工农亿万志昂扬,誓把敌顽埋葬。四十年前旧地,万千往事萦怀,英雄烈士启蒿莱,生死艰难度外。志壮坚信马列,岂疑星火燎原,辉煌胜利共开颜,斗志不容稍减。
林彪在井冈山休息了一天。次日,我们又随他来到七溪岭。
这七溪岭位于井冈山西北,海拔大约七、八百米,山高路窄,层峦叠嶂。它是井冈山的门户,也是军事要塞。七溪岭的四周,被大大小小的山岭环抱着,形成了山连着山,岭挽着岭的壮观景色。昔为军事重地,今为风景迷人的游览区。在车不能行的岭下,所有人员都下了汽车。
林彪沿崎岖不平的山路,走了不大一会儿,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“首长,山很陡,是不是不要上了?”一位秘书劝他。“不!”他摇摇头,十分肯定地说:“一定要上去看看。”他气喘吁吁地指了指山上说: “红军在这座山上,凭借天险,用麻雀战术,一举打垮了敌人两个师五个团的进攻。这七溪岭也是我出生人死的地方。”

1937年9月,林彪(时年30岁)被任命为八路军第115师师长,指挥平型关战役。图为115师师长林彪(前)、副师长聂荣臻(后)率部深入敌后。
下午回到宾馆,他休息一-阵子后,在黄永胜、吴法宪等人陪同下,又看望了老赤卫队员。
大队人 马在井冈山住了4天,林彪决定翌日下山回京。
在临别的宴会 上,程世清对林彪说:“上次主席到井冈山时,去了南昌,这次首长来井冈山,政治意义重大,恳请首长也能光顾。江西的党政军领导,都盼望聆听林副主席的指示”。这是 盛情难却,林彪点头应
允了。叶群当面不好替林彪挡驾,回绝程世清的请求。但林彪一行到机场下汽车后,叶群对程世清说:“这飞机太小,”坐不了这么多人,您是不是先行一步, 我和首长随后就到。
可是,林彪一行的飞机起飞后,好长时间不见下降趋势,不仅随行人员,就连林彪也蒙在鼓里。原来,这诡秘行动,只有叶群人知道。“宜敬(叶群的字)”,林彪迷惑不解的问叶群:“飞了这么久,怎么还没到南昌?”叶群卟哧 笑说:不去了,直接回北京。”林彪不满地说:“你这不是拿地方官开玩笑吗!”叶群说:“我这是为你好。你现在去干什么?让你作文化大革命的指示,谁能说清楚!还是少说为佳....”
如此一来,林彪等人直飞北京,而在南昌机场等候的人,只有白等了。
在线客服
热线电话

扫一扫加微信